苏沾初

属于单篇还没写好就跳坑的那种...。
如果看见了就取关吧...(´▽`)




头像是鹅几叁拾壹。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六)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


    撇开刚刚丹尼尔的迷之调戏不谈,嘉德罗斯总体上感觉还是挺爽的--至少他不用被当成一堆子垃圾数据看待了,做回自己不藏着掖着的感觉真好。


    说起来他之前说的第三点是什么来着。嘉德罗斯想。


    既然这个beta版是gal型的游戏...那么被攻略人物究竟在哪...??他记得这样的人物一般都是女性npc,但这里的npc还就只有他一个,所以...。


    他嘉德罗斯是这个galgame的男性被攻略人物?!!刚意识到这点的嘉德罗斯后背有点发冷。


    雷狮和卡米尔本来平时兄弟相处和谐美好互相谦让,现在眼神儿里透露出的信息却像两个小朋友抢一个心爱的玩具似的。(并不是塑料亲情。)


    格瑞和金也开始发生起了小争执,金的眼睛染上了点深邃的红色。错综复杂的黑色箭头和几百把烈斩都已蓄势待发。


    这个时候除了嘉德罗斯以外的几个人突然增加了几个可使用快捷键功能。上面还有留了行字:一些工♂具。


    “嘉德罗斯。”一直保持沉默的格瑞突然开口。“不如试试游戏好感系统?”


    雷狮也点点头以示赞同。“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莫名变成galgame的可攻略人物,但为了照那个管理员所说的测试beta版其实不错。”干点稍微出格的事应该没有问题吧。


    卡米尔看到新增的功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在想着这究竟是不是全年龄向的游戏的同时安静地抹了一把鼻血。


    “...行?”此时嘉德罗斯仍然坚信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一堆数据后就不敢再轻举妄动了,甚至悠哉悠哉地想起结束后找谁来格斗游戏切磋几招。


    然而一直在研究这个全英文新功能的金由于半个意思都不知道,最终放弃思考随便摁了个按钮。


    “嘭--”


    嘉德罗斯感到头上一沉,但两颊后面又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他略带烦躁地伸手一摸,是毛茸茸的,也不看一下就自个儿拽起来往上扯,结果发出了一声微妙的“喵”。


    鼻血...止不住了...。众人都捂住鼻子。

〖嘉金/瑞金〗换妻play(二十二)

*换妻梗,cp详见tag。
*私设双金兄弟,学院au


    ----

    黑金突然有点想嘉德罗斯了。想他比任何人都狂妄的性格,以及比任何人都宠他的独占欲。要说自己和格瑞切切实实是搞过了,听上去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即使这不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他没敢继续多想,抓起手机就是一通打给嘉德罗斯的电话,即使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

    嘉德罗斯这边还处于很懵的状态,甚至听到电话铃声也是愣了个几秒才滑动手机接听。

    “黑金...?”嘉德罗斯有点诧异。一个刚走一个又来,有完没完了。

    “晚上好。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想问一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发的信息都没回喔。”黑金硬是想了半天才带着轻松之意扯出几句话。“顺便替我向兄长问好。”

    两人都沉默了良久。最后嘉德罗斯缓缓开口:

    “格瑞那个傻逼...真的上了你??”

    好吧,一来就是个电话里解释不通的问题吗。“啊...关于这个,要不就今晚我们翻墙去撸串然后我好好解释一下?看这天色还挺早的。”

    “行。...等等,换个地方约吧。”

    那晚嘉德罗斯终于想起没还撸串的老板钱的事情。

    ----

    金冷静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又迷路了。于是他四处走走看看,才知道这里居然是。

    A栋宿舍?!!!

    他似乎碰巧没有遇到警卫,也没有惊动到任何人,是主角光环还是上天的指使让他到这儿来呢...? 金仔细斟酌了一下决定放弃思考溜进宿舍。

    令人惊奇的是,金一系列的翻墙动作莫名娴熟,可以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弄出来--要知道他的体能和技巧(逃跑技术)是杠杠的。他凭着记忆找到了格瑞和黑金的那间宿舍。

    “金,你怎么来了?”

    金被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从三楼掉下去。他抓牢水管后爬了上来,顺口气后才挠挠头发出爽朗的笑声。

    “我迷路了嘛,然后就莫名其妙到A栋宿舍楼啦!!”他发现格瑞似乎欲言又止,走过去抱了抱他。

    “真的真的好久不见了,我超想你喔格瑞!!!!要不我们翻墙去xx甜品店聊一会儿吧--这边说不定有人会发现我俩!”

    “...嗯。”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五)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


    四周一片沉默,然后金首当其冲笑出了声。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翘起嘴角笑了起来。要知道这就像一个精神病人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一样,几乎每个npc都会强调自己的真实性。


    “...。”嘉德罗斯再次看向系统提示框,然而那上面已经什么都没显示了。“或者谁再过来PK一下?”


    “我我我!!顺便打赢了你是不是能答应我一个条件!!!”金高举双手兴奋地挥舞,金色箭头尖端悄然染上了点黑色。他心里盘算着赢了之后是要几个kiss还是直接娶了。


    “...当然,但我不会给渣渣赢的机会。”嘉德罗斯举棍迎战。


    四周空气又凝聚起来了,本来偌大的一个地方就只有那么几个人,现在就更像是大逃杀决斗之类的了。旁边几个又安安静静进入观战模式,想看看金要玩出什么花样,顺便欣赏一下自家老婆作战的身姿可爱想..(划掉)。


    在战斗开始之前,一个白发的高个男子急匆匆赶过来阻止了。


    “各位玩家,我是这个游戏的制作人之一,丹尼尔。很抱歉将你们搅入了测试阶段,但在这儿我还是有一点话要说。”丹尼尔清清嗓子,朝大家礼貌性鞠了一躬。


    “第一,本游戏将在两天后结束测试,届时大家就都可以回到各自该待的地方。第二,游戏中的技能将在大家选择的基础上千变万化,希望大家酌情使用。第三,本游戏只有该beta版是gal型的,出正式版之后请大家多多支持。”


    “至于第四嘛--”


    丹尼尔笑着抬手指向脸色越来越黑,就差上去打他一顿的嘉德罗斯。“他确实是NPC,只不过他同样也是真的嘉德罗斯。”


    说完,他以作弊模式改变坐标至嘉德罗斯面前,蹲下身在情敌们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牵起他的手背轻吻,而后带着深奥的微笑消失不见。


    雷狮的锤子滋滋作响,连带着平时从不透露太多表情的卡米尔都皱起眉阴沉着个脸;格瑞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大变化,只不过手上烈斩被外力给震碎了几小块。


    那个人一定不能留。除了金和嘉德罗斯以外的三人同时想。


    金:???现在是怎样啊那我还要不要和嘉德罗斯打架?????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四)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


    雷狮的板面是这么显示的。嘉德罗斯好感度:-111。他就很懵逼了,一般不是对galgame的npc进行调情都能加好感吗??特别是这种类型的???


    …能黑进电脑的galgame,果然很有挑战性(。)


    在他做出什么别的举动之前,卡米尔先行一步开口了。


    “那个…。抱歉,我大哥不是刻意针对你的。可以和解一下吗?”卡米尔扯了下围巾,神色稍显温和。“做朋友大概是不错的选择。”


    ?!!!卡卡你个小叛徒????


    然后金又在雷狮之前抢先吼道:“对啊对啊大家都是好朋友多好啊和和气气的!!嘉德罗斯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兴趣。”嘉德罗斯其实真的很不明所以,先是莫名其妙当了npc,然后遇到的都是认识的渣渣,还被其中一个调情了什么的。不过…他究竟为什么要装作是npc??


    气氛渐渐尴尬。一个系统提示弹了出来:


    「 嘿嘿…其实装不装npc都无所谓啦、只要达成某个特定条件,游戏就会自动结束的( ´▽` )ノ顺便你和玩家都不能存档读档或者重置∪・ω・∪ 」


    “喔还有…其实我不…”看到这条消息,嘉德罗斯就瞬间开口想说出这件事。然而俗套的剧情俗套的作者,十分戏剧性地,有人打断了他的发言。


    “抱歉各位,打扰了…m(._.)m”一只白色球形物体慢慢浮过来。“其实我是来报错…嗷嗷嗷嘉德罗斯大人您为什么打我!!总之……”


    那只球话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一棍子当上天了。


    “我不是NPC。”嘉德罗斯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我就是嘉德罗斯。”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三)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



跟着格瑞一起来的金不经过大脑思考就放出了个技能。于是众人都懵了--你技能槽究竟在哪冒出来的?!!!


“什么你们都没试过吗!!...呃好吧我只是...”


“武器和技能是自动分配的。”召唤出一把绿刀的格瑞冷静地说。


雷狮也发现自己指尖泛着电光,看来技能是放...电(。) “噢竟然可以攻击啊......等等我记得这游戏是个???...”


“大罗神通棍--”


还没等雷狮说完,嘉德罗斯将他手上的大罗神通棍径直的向他打去。雷狮自己也没想到,手中竟然幻化出一把锤子,本能反应的抬起来,本以为是很容易接住的攻击却花费了大半的力气。


这真的是新手村吗...。


格瑞掂了掂刀重。“那就叫烈斩吧。”


“既然你们武器都有名字的话,那我的就取名为--雷神之锤好了。”雷狮单手将锤子转了个圈,面上略带满意之色。


“无定之躯。”卡米尔低声轻语。


你们也太中二了吧!!...如是想着的金给箭头取了个炫酷高级的名字(?),矢量箭头。--不不不还是不对!!!!这游戏明明是恋爱养成系的吧?


雷狮和嘉德罗斯仍然在僵持中。习惯了大罗神通棍的雷狮笑着传递调侃的言语,将在嘉德罗斯正在冲上来之际,冲上前去,没有经过思考的全力将雷神之锤向他砸去。发出一声巨响,随即便是一阵强风。再来便是毫无受伤的二人,站在两边,战斗的火焰还在燃烧,下一秒又是一阵爆炸声。


金:围攻dalao们打架.jpg


“哎呀嘉德罗斯,你就这么想打架增进感情?”


“......”嘉德罗斯真的有点怀疑自己耳朵了。谁会想到自己眼里的宿敌会在某一天向自己嬉皮笑脸地--调情??


也是出于无奈,骗人必须骗到底,嘉德罗斯在心里诅咒了这个游戏一万次。他忍气吞声平复心情收回自己的武器,尽量摒弃厌恶硬生生扯出个笑容来,最后装做毫不在意的样子伸出手向雷狮示意。


“...。抱歉,只是在测试玩家的能力是否有Bug。”


听到系统性的语言,雷狮他们终于看到了好感界面--然后突然怀疑这游戏是不是坏了。

〖嘉金/瑞金〗换妻play(二十一)

*换妻梗,cp详见tag。
*私设双金兄弟,学院au


----


没有人想把一切搞成这个局面,黑金说。他的初衷和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不一致,关于那一撮药和各种亲密接触,他说他是真心挺喜欢格瑞的。


“我不信。如你所说,也没人会想赞同你的胡闹。”


“我没说谎..-”


格瑞扭头就走。更多的交谈只是在浪费时间--即使他心里明白,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慢慢对十分主动的黑金动了小心思。嘿,不是所有人在爱情面前都会忠贞不渝。


黑金不打算再挽留。本来刚刚说喜欢格瑞之类的话就够违心了,现在再挽留怕不是会爆炸。


----


“你在玩火。”


金很认真地看向他。之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没兴趣陪你闹。”嘉德罗斯皱眉,带了点威胁性使劲扯开了他抱得死死的手。


“但是......”金又伸手试图靠近他。


“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啪--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手被拍开了。很快地,金又伸出另一只手。


啪--那还是一个人被甩耳光的声音。几秒钟的时间,两件事情就这么突然发生,嘉德罗斯和金同时愣住了。没人会喜欢这个声音,特别是嘉德罗斯这种被打的一方。


随即金的表情变得有点扭曲,他轻声磨磨蹭蹭来了句对不起,然后跑了出去。


好吧,那真糟糕。嘉德罗斯为刚才的一耳光感到莫名其妙,他是真的找不到被打的理由。



----



理一下关系吧...字数好像都是从这儿来的bu


嘉德罗斯。挺喜欢金的性格,但是在各种方面更专情于黑金。

格瑞。想守护自个儿发小一辈子。因为肌肤之亲稍稍对黑金有一点好感--就那么一点点,当挚友可以说是是不错的选择。

黑金。表面搞事王,心里装的都是嘉德罗斯。嗯?没了啊?他和格瑞只有4.1.9的关系。

金。几乎没啥关系。小天使一般的存在,愿望是不择手段和大家都成为朋友,再让大家都感到幸福。(除了最喜欢的发小以外。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二)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暗恋,都是单向。



----



当系统提示恶作剧般调到最大响起时,嘉德罗斯的内心是崩溃的。板块上面其实还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只有很招打的几个字:


◸不用谢,加油✨◿


那两个人闻声而来。嘉德罗斯试图黑进系统,然后一想--等等,我究竟为什么要躲?!作为npc那么我得正面面对这两个人...好像还是不对!!我完全没有答应要干什么辣鸡npc吧摔!!!


就在他沉思着的时候,雷狮和卡米尔理所当然发现了一动不动的他。


“...嘉德罗斯?” 两个人异口同声,表情略显诧异。


嘉德罗斯最后决定装做不认识他们,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开口道:“你们好,我是这个游戏的npc。...那么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于是雷狮把卡米尔拉到一边开始小声讨论。


“...这小子好像真不认识我们了。”
“我也认为如此,但还是要谨慎考虑的好。”
“不不不既然他不认识我了而且这游戏类似galgame,那不如。”


雷狮朝卡米尔眨眼示意。


卡米尔点点头,心领神会。


雷狮笑嘻嘻地转身走过去,然后毫无征兆一把搂住嘉德罗斯,顺带揉了揉头。他以一种很挪揄的语气说:


“真让人伤心啊嘉德罗斯--你居然不记得我了。”


........我跟你很熟吗二十几岁的老大叔。如此想着嘉德罗斯还是保持微笑回答。


“抱歉,我只是一个npc。”


“你忘了昨晚发生的事吗-嗯?亲爱的。”他把嘉德罗斯搂得越来越紧。


嘉德罗斯: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他试图扳开雷狮的手无果,只好将希望投到卡米尔身上。嘉德罗斯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向卡米尔。这幅表情也同样被雷狮捕捉到。于是清脆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咚~卡米尔 好感 +10 ,雷狮 好感 +5 。顺便玩家好感度的加减只有npc才能看到,你的好感则只有玩家那边能看到--◿


嗯,嘉德罗斯对雷狮和卡米尔的好感其实已经降到负数了,但他们并没有注意,而是想继续得寸进尺。在他们出手前一个金色箭头擦过几个人之间--是金。


“哇啊你们要对嘉德罗斯做什么!!”

〖嘉金/瑞金〗换妻play(二十)

*换妻梗,cp详见tag。
*私设双金兄弟,学院au



----



金大概就是四角恋之中最不明所以的人了。他不知道嘉德罗斯的行为和举动意义何在,不知道黑金究竟搞出了什么大麻烦--亦搞不懂格瑞为什么在最近每次通话中态度都那么冷淡,那意味着他完全没有看见格瑞最近发的短信。可以说是他整个人从最开始到现在都是置身事外一心想着格瑞格瑞了。


今儿个他决定抛下自家欧豆豆,策划搞事(划掉)一点小计划。他笑嘻嘻把嘉德罗斯叫了过来,之后轻轻抱住他,吧唧亲了上去。


嘉德罗斯此时正对这一系列的事深感烦躁和忧虑。被金这么一亲,不仅丝毫没有变好,反而更像是在被火上浇油。他气到心头上,一把将人给拽起来然后表情凶恶把人压到床上--嘉德罗斯警示性地咬了一口金的嘴唇。


“不要烦我。否则你真的想被我上...?”


金依旧一言不发,只是像黑金一样继续搂着嘉德罗斯。但嘉德罗斯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


----


某种角度上来说,格瑞也是个莫名其妙的受害者。自从接到金的那通电话后他整个人也是心神不宁的。


他能做的只有思考,无尽的思考。思考自己犯下的错误,思考黑金自始至终的意图和目的,思考嘉德罗斯和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将要发生些什么。但他几乎一个都想不通--因为黑金。


如果没有黑金的解释,那么一切猜想都会只是不成立的假设。这么想着他去找到了黑金。黑金此刻的状态同样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快要吐魂了:他怎么知道事情会变得这么狗血啊?!!一开始根本不是这个目的好吗....!!! 大概就是这样的。


格瑞:看不透.jpg。



----

写着写着突然想到gamers电玩咖???

〖嘉金/瑞金〗换妻play(十九)

*换妻梗,cp详见tag。
*私设双金兄弟,学院au



----



嘉德罗斯的手顿住了。那是格瑞刚刚发给金的两条新消息。


【记得吃晚饭,没人会给你带饭了。】


【作业不要忘了写。】


格瑞对金的这种问候与关心,让他突然想起了黑金。他往上翻了翻信息记录,几乎全都是诸如此类的消息,而且金每次也都几乎是秒回,从字里行间都能看出他激动和偷税(划)愉悦的心情。


他退出短信界面把手机放回了原处,开始思考起关于黑金的事情。


最开始表白的是黑金,但他秒拒了,理由是和他不熟。之后黑金就一直缠着嘉德罗斯,每天上课的时候都在暗送秋波,时不时朝他眨眨眼;到了晚上回宿舍,黑金总会在嘉德罗斯睡着时偷偷亲一口甚至爬上他的床...


终于有一天,他因为一次意外醉酒把黑金给搞了。之后理所当然就成了正式的恋人--等一下!!这个居然是理所当然吗???嘉德罗斯想到这里不禁再次懵逼。


黑金究竟意图何在啊...。



----



目前搞事王黑金也正坐立不安。


一开始他的目的真的很简单,想明白嘉德罗斯的心意。于是某天他以推倒积木来要挟丹尼尔校长说要和自家兄长调换位置,一开始他是拒绝的,然而伊莱恩一马当先(?)一不小心(???)把这两人的对应位置调换了。


后来他装作要搞事的样子,暗地里说要和金一起测试一下自己对象,以反应来推测他们是否真心--他好像失策了。


先不说自己莫名其妙和格瑞搞上了,连嘉德罗斯都莫名其妙和金传出超多绯闻和八卦图片。最糟的是,他居然以这样的语气来回应自己的问题--黑金简直要抓狂了。


然而自己惹的祸要自己解决。

〖ALL嘉〗我才不是NPC啊!???(一)

*嘉德罗斯宅男设。
*有瑞嘉/雷嘉/卡嘉/金嘉/丹嘉。
*真的看不到自己排版...


----




嘉德罗斯是A市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技术宅,就是那种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做自己喜欢的事生存的人。他偶尔会做一些经过变声处理的游戏实况,在暴露了和宿敌格瑞的语音对话了之后又被网络上的人捧为低龄触。


这天嘉德罗斯刚打开电脑,上面就显示出满屏的错误信息代码。这些代码他从未见过,简直就像是某些人特意篡改数据顺带连错误代码都改得乱七八糟--


“WARNING!!WARNING!!”插孔耳机一直循环播放这个单词,机械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警告意味。


好烦...。嘉德罗斯正想试试有什么别的方法能解决时,电脑屏幕正中央突然就弹出来一个对话框--“想制止吗?”


他立马就点了个确认。于是系统瞬间重启,眼尖的嘉德罗斯斜眼一瞥就发现这黑客给他装了个...游戏...???不是这人有毒吧侵入老子电脑就为了装个辣鸡游戏啊??


静下心来的嘉德罗斯明白,要是不用这种有趣的挑衅方式,他也就不会在意普通游戏--唯有刺激的操作能吸引他的注意,说明游戏大多数是会很有(zhong)趣(er)的。


游戏的名字叫AOTU。他点进去试图看看说明--然而并没有太多的说明,是说游戏很简单吗?貌似只会用到标配六键和鼠标进行选择和移动啊--没有一个攻击键耶。嘉德罗斯打了个呵欠退出说明进入游戏。


于是他就轻而易举忽视了最后那行小字:恋爱养成类Game。


游戏界面很简洁,没有初始存档点之类的。在进行了简洁的新人试手操作之后突然又出现了一个类似黑洞形状的“点击进入”标识,对话框上面还附带2d动态小人儿--黑头发的,头上还有个蓝色四边晶体。


在系统程序员发出错误警告和修复通知之前他凭着手速点了进去,然后眼前一晃就来到了个新世界一样的地方。这里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新手村,但嘉德罗斯似乎是以npc的视角看周围一切的。


嘉德罗斯使劲掐了把自己的脸,很疼。还没等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远处就传来说话的声音。


“大哥...真的要玩这种游戏吗?有退出栏啊...。”
“玩啊,既然都'穿越'过来了当然不能白白浪费。”


是玩家?还有退出栏??而且这俩个人声音特别熟悉???突然好想问啊但他们身份也不清楚...于是嘉德罗斯赶紧藏到一边静待时机。在这同时他又接到了个系统发送的通知:



◸现在你就是整个游戏的npc啦--顺便事件触发都是随机的喔!!◿



“.........。”嘉德罗斯一拳挥向通知栏,然而也很正常地落空了。通告栏往上摆了些继续显示对话内容。



◸别这么生气嘛...~哈哈哈我们这边的测试正好缺一个npc呐。◿



随着那两个人的走近,嘉德罗斯有点慌了。